忍者ブログ
2017/09
Nek
創作 / 歌詞雜放地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プロフィール
HN:
NADIR
性別:
女性
趣味:
畫圖聽音樂睡覺寫奇怪的文章
自己紹介:
本家。
http://nadir.web.fc2.com/enter.htm
最新CM
[07/05 猫夜]
[07/05 aya]
[06/24 羽根]
[06/17 aya]
ブログ内検索
最新TB
[19] [18] [17] [16] [26] [5] [7] [4] [3] [2] [1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那是誰發現的?那是誰將其發揚光大的?

深究它、概念它。為其撰寫書物,將知識化回常識。

直到『它』犯下錯誤為止…


--那是一個…
    魔法逐漸落沒的時代。


藍眼睛的青年困惑地移動著視線:「啊哩、怎麼都沒寫地點。」

右上的紙張寫著『機械工坊歡迎您!詳細請找葛蓮小姐。不來的話是你吃虧喔!』,第二張寫著『想學一技之長嗎?歡迎臨蒞芬亞特研究院,公立國家學院,歡迎各種學生的到來。』,左中寫著『妮可徵求家庭教師!以下略--』,最下面的紙張寫著『急徵勞力工人!俺快要做不完啦~~By.馬汀』。

「噗……」丹邊看邊微笑,宛如這是笑話公佈欄;不過當然不是。這塊立在酒場前的木板上貼著不少佈告。普遍常見的木板以及隨手可及的白紙,沒有多餘的裝飾,沒什麼特別之處。但是每張佈告都有著共通點,那就是:沒有標示地址、只有雇主的名字。

彷彿這個城鎮並不需要那種東西,只要講出名字就知道要去哪裡,因為那是必備的知識。
這個城鎮的大家的相處模式或許像個大家庭吧?丹是這麼猜想的。
不過這對於一個從外地來的旅人可是非常頭疼的事情啊……

青年搔搔頭皮,他黑色的短髮並沒有因此而紊亂。

「只好問人了嗎……」

舉起第一步總是困難至極。不過跟人問話並沒有困難之處,自己何嘗不是這樣?為了賺取旅行經費,自己也是不斷的向各種店家老闆問話,就這樣一邊旅行一邊打工的走過來了嘛!不是嗎?上吧!--他正在說服自己。

--只是問話而已、有什麼困難的。

「……唉。」收好適才花一百元買的市內地圖,他甩甩頭、試著排除內心的雜念。結果他仍舊望著酒場大門望得出神。

「那個……」

嬌柔的聲音令他回神,丹才發現、原來自己又陷入複雜的思緒中了:「啊、抱歉!」他挪開自己的身子,讓少女(至少從聲音能分辨出是少女)方便出入酒場,職業病般的作出服務生的手勢:「您……呢、妳先請。」

「謝謝。」隱藏在白色斗篷下的笑容並沒有因為遮掩而失去光彩,少女抱著薄薄一疊的紙對他頷首,並且趁機抽了一張紙給丹。

「喔、謝謝……」
女孩在進入酒場之前也不忘記禮儀,她又向丹點點頭,讓丹不自覺的又道謝了一次,儘管他不知道手上這張紙是什麼。
對啊、是什麼呢--。將視線抽離隨著反作用力而微微空振的大門,他攤開紙張,仔細閱讀上面的文字:

『劍術、科技、各種知識隨你學,亞斯私塾招生中。』
散發淡淡書香的紙上,有著優雅的手寫字,只是--

又是個只寫雇主,沒寫地址的宣傳單。


***


「芬亞特研究院?老兄、你想學什麼?」

空氣裡瀰漫著微塵以及食物的香味。丹分別詢問了在場三人所喜愛的飲料,並且向服務生歸返菜單以及飲料的費用。酒場內人聲鼎沸,讓他也不自覺地提高音量講話:
「呢、一點劍術…我一直以來都是自學的,所以常常因為沒有證書而被人視若無睹啊。」

「正常的嘛、老兄。畢竟這年頭大家都只在乎那一張薄薄的紙呢。」

「嘿~說起來、看你手臂上都是繃帶呢,自學真是辛苦啊…」

「哈哈…」丹抓緊手臂,臉色鐵青的說:「其實也不完全都是傷啦……」他略帶不安的瞄瞄其他人,不禁鬆口了氣。他們並沒有發現丹的異狀。

一進酒場,丹找了坐在角落的三位青年問路。儘管對方看起來跟他同年、甚至比他大,對於『老兄』這詞,丹也只能微笑以對。

「我們來幫你畫地圖吧?」
「啊…我有買市內地圖,標上芬亞特的位置就好了。真的是、太感激了。」找對人了呢,丹在心裡慶幸著。剛才無意間跟他們談起這個城鎮公告欄的問題,他們也是豪爽的替他抱怨:『的確啊、對外來的旅客真的是很不方便呢,我們會幫你告訴大家的』。

「老兄、這地圖你去百元商店買的麼,怎麼只有路名啊?」
而且有些路段還錯了!哇靠、第一次看到這麼簡單不明瞭的地圖。三人的其中兩人對著地圖指指點點,丹也有點後悔,或許他該買五百元的地圖。

「…耶,等等!」

「呢?」

「我建議你不要去芬亞特好啦。」青年的朋友見狀、不禁岔話:「赫曼?你在亂講什麼--嗚咕!」然後被赫曼摀住嘴巴,剩下的那位同夥自知阻擾夥伴會有什麼下場,所以他只是聳聳肩,赫曼似乎很滿意他的舉動。
「哎呀、剛剛是不好意思潑你冷水啦~」「嗚咕!」

「可是我看你也是個好傢伙,謙虛又有禮節,讓我實在是不忍心啊……」「嗚咕嗚咕!」

「哈?」丹因此的躁紅了臉,雖然他很在意那個被摀住嘴巴的青年。

「我們都是芬亞特的學生啊,」這點赫曼可沒說謊。「就是因為我們是他的學生,才不希望你跟著遭殃,因為芬亞特可是會壓榨學生的喔!」這就是天大的謊言了。身為公家機關的芬亞特研究院,秉著義務教育的信念,長年補助研究生的學費,並且會提供優良出路給每位學生……諸如此類的良好條件,簡直是為了讓學生們學無止崖而創立的。

「甚至是不發證書給你喔!」「嗚咕嗚咕嗚咕!」「你看、史特林也同意呢--」「……」
被塞住嘴巴的史特林儼然是放棄掙扎了。

「嗚……是這樣啊?」

赫曼點點頭,並且繼續說:「所以啦、我推薦你去亞斯那邊。」
亞斯?丹總覺得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。

「亞斯是位尖耳精靈,他的年齡跟千年老樹有得比,而他會的東西就跟他年齡一樣多。」後者絕對是誇飾法,但是丹沒有出口吐嘈、顯然是相信了。

「那邊不是有個穿白色斗篷的人嗎?那個就是亞斯的學生。」
丹聞言轉頭,喝得酩酊大醉的壯漢(真是的、一大早就這樣)、高談闊論的少年少女們、止不下腳步的女服務生、人山人海的…丹就在這人群中尋找著白色的身影:「啊--」找到了,而且是剛剛被他擋住去路的那個少女。

「嗯嗯、看在我們今天有緣分,你就去吧!」
雖然覺得這句話好像哪裡怪怪的,不過丹還是向赫曼、史特林、梅利(就是那位從剛才到現在都沒講話的青年)道謝,並且向他們揮手到別。

赫曼、你很壞心眼耶!
耶?沒什麼不好啊哈哈哈。哎呀、不是什麼壞事啦,等他發現了就會回來找我們的,到時候再道歉,然後跟他講芬亞特的地點不就得了?
欺負一個外來的旅人是不對的行為!
那欺負你就是正當的行為囉?
「什麼跟什麼啊。」丹聽著後方傳來的喧鬧聲,忍不住輕笑。他們真是有趣的人。丹暗忖。他竟然沒發現這是他們給他的玩笑。

「那個、請問一下,如果要加入亞斯私塾--」話說回來,是私塾耶,會不會貴到嚇死人?
「!」不給丹思考的時間,少女猛然站起,丹「哇啊!」了一聲,這才發現少女的斗篷並沒有緊繫著,而且還隨著她的動作滑開了她的身體、甚至落到地板上,露出了那流麗的珀色長髮,以及那雙毛茸茸的耳朵。要是沒有注意的話,或許會以為那雙耳朵是裝飾品,但是其實不是--跟她標緻的臉孔一起看就會知道,她有著明顯的獸人混血的象徵。

「要來亞斯私塾學習嗎!?」少女開心的問著。

「呃!」

「太好了……」感嘆的握緊雙手,少女好像把那句『呃!』當作是YES了,「大家都不來那邊學習,我還在想、大家到底是對亞斯有什麼偏見呢。」不,肯定不是對亞斯有偏見。雖然丹是個剛來一天的旅人,但是他很清楚大家的偏見絕對是針對這位獸人混血的少女。

她看到丹一臉憂鬱的表情便安慰他:「放心吧,我們學費很便宜的唷~」……仍然是誤解了。

「呢、不、我想,我應該是……」丹拼命的尋找適當的字眼,想要娩拒少女的邀請(?)。
但是當他看到少女充滿期盼而閃爍的眼睛,他就接不下口了。

「那……那就走吧?」

「嗯、謝謝你!」
望著少女的笑容,丹也只好拋開成見。算了、船到橋頭自然直了。


***


「哇靠,真的就這樣跟著去了,那傢伙是老好人是吧?」

真的是個不懂得拒絕的人,史特林邊想邊撇了夥伴一眼:「都你害的嘛、還敢說。」

「我沒想到會這樣啊。想說正常人對混血種都有偏見的嘛。」

「你擺明只是想要順便捉弄艾莉斯而已吧。」梅利終於開口說話,一針見血的道破事實。

赫曼對此發言並不作任何反應,他只是撇開頭,繼續品嘗丹請他的冰可可。

 

--

不要問我那三個人為啥會有那麼多戲份…
我可以說這是劇情暴走嘛?(汗)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