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2017/09
Nek
創作 / 歌詞雜放地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プロフィール
HN:
NADIR
性別:
女性
趣味:
畫圖聽音樂睡覺寫奇怪的文章
自己紹介:
本家。
http://nadir.web.fc2.com/enter.htm
最新CM
[07/05 猫夜]
[07/05 aya]
[06/24 羽根]
[06/17 aya]
ブログ内検索
最新TB
[3] [2] [1] [23] [27] [21] [22] [15] [14] [13] [12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之前就一直在想的。結果看到小林寫了XD,我也來試著寫好了XD
ED相關。捏她芭蕾注意。
--

七彩的泡泡往天空昇去。
像是頑童所戲弄的、肥皂泡沫,夢幻卻不虛假,伸手一碰就能碰到。
但是路克卻沒辦法碰到了。因為自己的手正在崩裂,碎片隨著空氣比重而漂浮在半空中。

「哈…哈哈哈…」

不像笑聲的笑聲。不像哭聲的哭聲。
用著乾澀的喉嚨,發出最後的聲音,「終於可以還給你了呢…亞修…」路克的身體溢出火焰的顏色,輕裹住亞修。至今為止都沒說過半句話的亞修,那冰冷的身體在火焰之中漸漸溫暖、蒼白的面孔也因此紅潤了起來。

「你的家族…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…你最喜歡的娜塔莉亞…全部——」

七彩泡沫參雜著無色的水滴,持續的飄昇。

「全部、都還給你。」

這就是、自己的心願啊。
一直以來、他總是說服著自己。自己是不必要的,是多餘的。派不上用場的。奪去眾人幸福的那個…沒資格得到幸福的人。
看著從身體竄出的火焰光芒,以及持續音素乖離的手臂。帶著複雜的表情,路克擠出笑容:「羅雷萊…我也能夠像你一樣、化為火焰嗎?」
只有路克看得見的烈炎,在一旁發出不死鳥的光芒:「那或許是預言沒算到的部分呢——………」然後說著難以理解的話語。

是嗎。路克這樣說著。就當作是吧,因為——

「『路克』就是『聖焰之光』的意思呢…要是我消失了、也能夠變成火焰就好了…」

即使這不是屬於自己的名字。

只有這個、只有這個名字,路克無法輕易的捨棄。為什麼、為什麼、為什麼、這麼自私?路克在腦中不斷的責怪自己、卻無濟於事。

「因為只有這個…是唯一能夠代表我的啊…」
那個毀滅礦山之村的人、是路克唷。那個身為亞修的複製品的、是路克唷。那個做菜超難吃的、是路克喔。那個漸漸學會感激他人的、是路克唷。那個想跟大家一起活下去的、是我喔。
如果可以讓大家、在往後的時間笑談他的過去,那就已經不枉此生了。
足夠了…
「所以、醒過來吧…亞修。」

剩餘的火焰發出刺眼的光芒,一同沒入了那個—原本沒有生命跡象的身體。然後——
在餘光之後的,是玻璃彈珠落地的聲音。

--

玻璃差點破碎的聲音讓他的腦袋稍微清晰了一些。
但仍然朦朧的意識當中,有件事情不斷的重播。
『約定好了喔!』約定了什麼?
『我會一直、持續的等你…』跟誰做了約定?
『所以…一定要回來!』

回去…哪裡……?

他能夠回去的地方早就不在了。但與其說是被奪走了,還不如說是不願意取回來而已。
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傻?曾經有不少人這樣問他。
只是…
不知道為何…

自己從來沒有覺得自己不幸過。

某個笨蛋的幸福時光,他都看在眼裡。他任性的時候、自己實在是很想給他一拳。他也常常讓父母以及喜歡他的女孩困擾,那時的自己超想送他一刀。
但是、那個笨蛋卻一腳踩進陷阱裡。過著虛偽的幸福。
所以他並不為此生氣。甚至是、希望那個笨蛋得到真正的幸福。

那麼…那個笨蛋得到幸福了沒?

應該吧。要是他沒做出愚蠢、符合他稱號的舉動的話。

亞修的手抽動了一下。然後睜開雙眼。
「嗚……」炫目的光芒令他不想醒來。只好緩慢的習慣著,然後重新張開眼睛。

榮光大地的外殼。亞修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所在地。
「這…搞什麼—-!?」
看著能夠靈活動作的手,傷口已經復合的身體。亞修很確信自己、「還活著……」

不對。不是『還』,是『復活了』。

曾經大量流失掉的音素、像是補不回來的水分,現在卻呈現飽和狀態,讓他的身體達到最完善的狀況。

除了毫無傷口的身體,以及活動自如的四肢以外,腦袋中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、不屬於自己的記憶。

是那個笨蛋與他愉快的夥伴們的約束!

「那個…雜碎…就跟他說過不要做這種蠢事了…」
無力的坐了下來。將頭埋進雙手。亞修像是在抑制怒氣,不斷的喘息著。

「我是…多麼希望你幸福的…」

--

激烈而刺耳的金屬擦撞聲從不遠處傳來,摻雜了不少像是火花爆開的聲響,血的腥臭味也逐漸散開。
「特、特務團長——亞亞—亞修!」
反手一握,長劍擦過腰際,直沒教團兵的體內。「咳…!!」噎到從喉嚨竄出的鮮血,神託之盾的忠實士兵連喊叫的能力都失去了,為此、為了讓他輕鬆死去,亞修將劍抽出,重新握緊劍柄、並且使勁。
咯噹—帶著金屬盔甲的頭部滾落至地。僅存的士兵因此更加惶恐。為什麼那個人還活著?為什麼在這裡?…等聲音此起比落。

「你們好像忘了我已經不是團長了…」亞修緩慢的往前走了一步,讓教團兵幾乎快忘卻他們的任務:駐守於榮光之大地。但是、這個已經半毀的廢墟,適才差點壓死他們的場所,他們還有必要守護唯一的出入口嗎?不等士兵們思考,亞修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話:

「要死還是要滾,選一個吧!」

答案也很明顯了。看著逃匿的士兵們,慣例的吐出那句罵人的話,亞修往廢墟的深處走去。

兩座天使的雕像,聖潔的翅膀上有著不少的裂痕。原本是應該這樣形容的,但是此處的雕像卻只剩下左邊的長髮天使,剩下的都落進了地底。
一口氣躍進深處,亞修終於發現他所尋找的目標。

「羅雷萊的鍵…果然沒有消失…」
持有大量音素的劍,那個笨蛋竟然連用都不削用。亞修在心裡痛罵路克已經不下萬遍了。
但是、他自己也很清楚。即使用了,路克也還是會消失。
一個生命的代價竟然是如此的龐大。光是想到這裡,亞修又罵了一次路克。

「如果還有第二把這樣的劍…」喃喃自語著。

如果還有第二把這樣的劍?哈…怎麼可能會有!
不行…他極度不願意這樣想。亞修甩甩頭,「羅雷萊!你在吧!在的話就給我出來!」

聞言,燦爛的紅蓮之火從地板之中升起,火焰之中有個貌似人臉的部分發出聲音:「喔…依照預言而回來的聖焰之光啊…尋找到你所想要的東西了嗎?」

聽了就覺得惱怒,「誰跟你是『聖焰之光』,告訴我吧、如何讓真正的『聖焰之光』回來?」

「你覺得有可能嗎?」

「怎麼不可能?我是怎麼復活的?」

「…將眾多音素回歸、讓記憶粒子通過音譜帶而回到你的身體才導致復活成功的」

「沒錯、多虧如此,我腦袋中還有不屬於我的記憶!那麼…讓那些不屬於我的記憶回到那個笨蛋的身上就好了吧!」

「但是需要大量的音素。即使有羅雷萊的鍵也不夠…」

嘖!咬緊下唇,這時的狀況跟之前一樣。當時他無法成功的解放羅雷萊,因為羅雷萊的鍵還是未完成的狀態,還少了羅雷萊寶珠…現在的狀況跟之前差不多嘛!
嗯?「等等…」
在回億到那個笨蛋隨便與他人定下的約定之前…有個聲響曾經讓他清醒過來。

像是令人心碎的自責,接近什麼東西破掉一般…對了…

是玻璃珠的聲音!

「難道……」

在附近搜索了一陣子,終於在建築殘骸當中找到了,那像火焰的顏色、發出光澤的:
「羅雷萊的寶珠!」
先不論為什麼寶珠仍然存在,但是裡頭的音素可是一點也不缺!

「呵…預言沒算到的部分被你找到了。」

「但是這在你的計算之中吧?羅雷萊…」

羅雷萊並沒有回應,不過、也不需要回應。亞修輕輕的笑了。
「王八蛋,回來履行你的約束吧——………」

跟你的夥伴們的約束,跟你自己的約束,還有…我單方面的約束。
外加針對你口是心非,明明就想活下來的心願。
明明就想活下來的。
明明大家都在等著你的!
還有、我也希望你回來…

所以、
回來吧、

「路克…!」

那就是預言沒有算進去的部分。
讓預定的軌跡亂掉的兩道火焰,發出強烈的光芒——………
寂靜的吞沒了一切。

然後、

在那陣光之後的是…

--

「………」
「………」

「……你打算不說話到啥時候?」

「呢、可是…有點沒膽子回去耶…」

「白痴。大家都等著你不是嗎?」

「可是照你說法、已經讓大家等兩年了…實在是…尷尬啊…」

「哼、果然還只是個小鬼!真沒用。」

「嗚……我好歹也二十歲了!」

「只有肉體上吧?」

「…嗚」

「總之、快給我滾回去。」

「…那你呢?」

「…『路克.馮.法普雷』的喪禮聽說已經舉辦了,我還需要回去嗎?」

「那果然不是屬於我的名字啊…」

「…哼!而且、當時我也跟你約定過了,你竟然不打算守約嗎?」

「當時?什麼時候?什麼約定啊?一頭霧水…」

「你要我在重複一次嗎?」

「唔、請你在重複一次好嗎。」

「…」嘆了口氣,亞修轉身瞪他:「那我現在重新跟你約束一遍。『之後就都拜託你了』。」

「…」聽到跟當時一模一樣的口氣,路克不禁皺著眉頭回望,「……嗯。」然後點頭。

「去履行大家跟你的約束吧,『路克』。」

「……嗯。那我也跟你約束好嗎?」

「隨便你。要講什麼快啦。」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路克望著浮在海面上的夕陽,在過不久就是夜晚的降臨,就跟最初一樣。
就跟這一切的起源、一模一樣。
在夜幕之中聽著海洋的波動,然後邁步。然後終究會回到滿是花朵的山谷,最後聽著溫柔的歌聲而平靜心靈。
但是、這一次不會完全跟一開始完全相同的。因為——


「我們兩個人要一起回去!」




--

最後就比較冗長+無聊了=A=|||||
慣例的有寫到最後就想趕快結束的壞習慣.............

其實我是想到羅雷萊寶珠的BUG...XD才完成這篇的.....
要是當初羅雷萊之鍵完成之時,身上沒配備寶珠的話....寶珠就不會消失XDDDD
既然不會消失的話.....路克要死很難啊XD!(爆

利用這個BUG....讓兩人活下來的劇情會不會合理一些...我也不知道XD
一邊寫還一邊看著TOA的Wiki........XD
邊考察邊寫.....(這時候就痛恨自己對設定要求的壞習慣_ㄇO)
總之是怨念作XD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