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2017/12
Nek
創作 / 歌詞雜放地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
プロフィール
HN:
NADIR
性別:
女性
趣味:
畫圖聽音樂睡覺寫奇怪的文章
自己紹介:
本家。
http://nadir.web.fc2.com/enter.htm
最新CM
[07/05 猫夜]
[07/05 aya]
[06/24 羽根]
[06/17 aya]
ブログ内検索
最新TB
[4] [3] [2] [1] [23] [27] [21] [22] [15] [14] [13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如果不是和你一起的話,那就沒有意義了唷

你陷入悲傷的話、我希望能與你一起難過
無論是什麼樣的難關、也想一同踏越過去



一緒に


廢墟殘骸。無情的戰爭讓祥和的村莊輕易地消失在世界地圖上。這種景色、歷經過一年的戰爭,再怎麼看也該麻木。但是、フィレス沒辦法習慣。光是撫過殘破的石牆,就夠讓她難過得想哭。
只是、她得面對現實。

巡視當中、看見了一名男孩蹲在碎石之上。
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踩在那裡的呢?在他的腳下、極有可能就是他原本的家,那個充滿溫暖又滿溢笑聲的家庭。如今已經化為一般的石頭、他的家人甚至有可能埋在其中。フィレス沒辦法想像那個男孩的內心在想什麼,從外表上看來、他只不過是個六到八歲的男孩而已。
瘦弱的身體上佈滿了灰塵以及細碎的傷痕。從側面看得出他並沒有哭泣,從沒有扭曲的臉蛋上、只看得出他略帶無奈而已。

「…你在…看什麼呢?」フィレス以僅存的右手支著身體,倚靠在柱子旁。那隻失去的左手、是讓戰爭勝利的代價。

男孩並沒有回頭,仍然盯著前方,「只是看著而已。」
「單是看著…有什麼用呢?」
「…不知道。只是…我只做得到這件事情。」

將視線從男孩的身上移開,映在眼裡的、是從她一進來到現在,都不曾改變的慘狀。

「我也跟你一樣喔…只能看著而已。」覺得很懊惱。沒辦法替這個村莊做些什麼。這是她的罪、如果當時她能兼顧到各個村莊的情形,如果她當時能夠早點結束戰爭,如果她更有力量的話。但是、沒有什麼『如果當時』了。她一向討厭這種假設性的說辭,因為、比起口頭上說說,還不如直接實踐得好。

只是、她來不及實踐。於是這名為ランド的村落就這樣滅亡。

「可是呢…不能只是看著而已喔。」她環抱住男孩。雖然是這樣說、其實也只是將右手圍在男孩的胸前,「我們得往前走才行。」

「往前…走嗎?」不帶任何感情的詢問著。好像是問著:『那有必要嗎?』的感覺。這讓フィレス扣住男孩的手緊繃了些,她咬著下唇、試著壓抑著自己的情緒。所幸男孩一直望著前方,所以看不見フィレス難過的表情。
「對、往前走。」如果對方不為自己的事情悲傷,那麼、他人去為他難過,反之或是不理睬他,都是沒意義的事情。至少フィレス是這麼認為的。於是、她抬起男孩的手,並且攤開他的手掌。

「就像這樣子。我們必須要一直往前走唷。」フィレス的手在男孩的掌心內起舞。食指與中指就像個劇場人物一般,從生命線開始、走到食指的末端。
看著停下來的手指,男孩問:「可是沒路了呢。」
「對啊、不過即使如此,我還是會努力下去喔~」手指離開掌心的範圍,宛如空氣中有透明的階梯,フィレス就這樣讓手指持續地、持續地,往前走。

「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呢?我會陪著你、直到我不能走為止喔。」

「因為只是看著…什麼也做不了嗎?」

バルティア公國的皇后點點頭,「啊、不過,我覺得『看著』也是很重要的喔。因為走好遠好遠的路,一定會累的嘛!」發現男孩終於回過頭望她,フィレス開心地笑了:「只是現在的你,要談休息還太早喔!」

「這樣…真的可以嗎?」跟著妳去、不會給妳添麻煩嗎?男孩的口氣就像詢問著這些。
「嗯,當然喔!願意跟我回去嗎?」看見男孩同意了,フィレス便自報姓名:「我是フィレス,你呢?」

「…セルヴィア。」

在フィレス露出笑容說:『請多多指教囉~』的時候,セルヴィア也終於露出了微笑。
就像是回應著對他投下承諾一般,他也在內心許下願望。
『       』、偷偷地這麼希望的同時,他也對著フィレス說了聲:『謝謝。』

--

「啊、セルヴィア~來來來、過來嘛~」
「怎麼了?フィレス樣……呢噗!」像是被什麼東西砸到,年僅十歲的セルヴィア突地蹲了下來,一邊摀著額頭一邊悲鳴。
踢開滾回腳旁的玩具箭矢,像是保養武器一般、フィレス對著手中的簡易投石玩具呼了口氣,「哼~我不是叫你一定要叫我媽媽的嗎?」
「好痛喔!フィレ…媽媽…」見到フィレス又咬緊弓弦,セルヴィア只得舉雙手投降。

「你看你看、クリスティ今天也很活潑唷~過不久、你就要當哥哥了呢!」揉著養子的額頭,挺著約八個月大的肚子,フィレス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。
「…」見狀、セルヴィア也不禁莞爾。

--

這是我生命中最開心的一段時光
原因一定是因為
有妳陪著我的緣故


--

「姊姊、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妥!」
「アルム…你在擔心什麼呢?」
「當然只有セルヴィア那傢伙的事情!他也已經成年了、如果他對王位有野心的話,王位繼承的問題就…!」
「哎呀、他有那個心要當,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好喔。」

話才講到一半,就被硬狠狠地截斷。アルム憤恨地咬牙,「姊姊!!」似乎相當不滿フィレス的回答,而這也讓他打從心底憎恨セルヴィア的存在。

他們講的話,セルヴィア都知道。
事情的原因也並不是沒有任何跡象,因為從他一來到這裡、引線不知不覺就已經被拉出一段。然而正式的王位繼承人誕生之後,這時、導火線便正式地被點燃起來。

…自己終究跟バルティア公國沒有任何關係。
所以他才不太願意直呼フィレス為『母親』。因為那樣對誰也沒有好處,只會招來紛亂的開端。

撥弄琴弦。凌亂的音符隨著セルヴィア的操作而化為一首優美的譜曲。他擅長音樂,也喜歡寫些詩詞替旋律增色。這或許是因為之前玩弄著豎琴的『母親』對他說:『我也常常摸這些東西唷。但是我卻是為了戰爭。可以的話、真希望所有的弓弦都替換成琴弦就好了呢。』

沒錯,要是沒有戰爭就好了。
但是這是不可能的。

「…」
「…?」注意到他人的視線,手指便停了下來。セルヴィア在不遠處的柱子後頭看見了,那個小他十歲的義妹.クリスティ。
雖然他也喜愛著這個可愛的妹妹;但是其實他並不願意和善的跟クリスティ相處。甚至是曾經想過:要讓クリスティ厭惡他。但是、每次看見那稚嫩的臉孔有著與フィレス相似的神韻,他總是沒辦法對クリスティ做出過份的事情。

「クリス?可以過來唷。」內心明明是那樣想,卻仍然以親暱的稱呼叫喚著義妹。這讓セルヴィア非常討厭自己的性格。

「!?…可以嘛可以嘛?」看見義兄一如往常的溫柔,クリスティ相當開心:「セルヴィア樣~~」然後一把撲到他身上。

那令他溫暖的笑容、讓セルヴィア糾纏在一起的思緒瞬間解開了。對了。原來如此,還有這種辦法啊。
年約二十歲的青年閉上了雙眼。
『就離開這裡吧。』、偷偷地這麼希望的同時,他也對著沒人聽見的地方說了聲:『   』

--

單是我一人能夠達成什麼?

能做的東西實在是有限
所以只能在不傷害妳的範圍內,做出這種決定

當初是妳帶離我遠離悲痛的
所以我的身邊不能有妳

因為我不想看見我最喜歡的人受到傷害


--

廢墟殘骸。經過了十二年依然是這付死樣子。セルヴィア背著行囊,不帶任何感情的看著他第一個家鄉。
第一個…?儼然是個可笑的念頭。セルヴィア甩甩頭。
他沒有第二個家。沒有。絕對沒有。

他離開バルティア公國,算一算也有兩三個月了。現在那邊肯定能夠相安無事吧。因為他不在。

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下了一塊。沒有剩下的煩惱了吧?
那、為什麼他仍然難過而苦不堪言。

壓著左胸口緩緩地坐了下來。他沒有心肺方面的疾病,但是、他確實地感受到了痛苦。難以言喻。在擔心的石塊放下的同時、那裡也形成了空洞一般。
啊啊、原來如此。他現在就像是…這塊化為烏有的村落。

「…你在…看什麼呢?」

熟悉的聲音。

セルヴィア睜大了雙眼。但是他不敢回頭看。因為他相信、那令他懷念的聲音一定令他的表情染滿了傷痛的色彩。

「……只是…看著而已…」

跟當年一樣的回答。他知道這種回答並沒有什麼意義。
但是…或許是因為…
他偷偷地許下了願望的緣故。
所以他才這樣做。抱持期待的心情、等著對方的回答。

「單是看著有什麼用呢?…只是會浪費時間而已唷…」

「那、妳覺得我該怎麼辦呢…?」

靜默。
「嗯…」

「我可以…跟你一起走嗎?」
「咦?」

猛然回首。在逆光之下、少女的笑靨依然美麗動人。

「我希望能夠一直陪著セルヴィア樣,直到我不能走為止喔。」
「…クリス?」
望著一臉錯愕的セルヴィア,クリスティ便慌張了起來,「啊…不、不可以嗎??嗚…」

「噗…」義妹那扭扭捏捏的舉動,讓緊張的氣氛整個軟掉。セルヴィア不禁笑了出來,「什麼啊、那是我該問的吧!」

「妳怎麼可以跟著我出來呢?」這樣他離家出走就沒有意義了嘛。
「啊、因為、因為…嗚~」
「還有、外面的很危險耶,妳又還這麼小!」
「這我清楚!所以我把ディーン帶出來囉!」
一瞬間只能啞口無言。セルヴィア面色鐵青的望向義妹的身後,在那邊的、是臉色同樣難看的ディーン。

真是辛苦你了……
不、我想我還比不上你…

在這一瞬間,青年與少年以眼神交換了信息。

「……唔~你們兩人不可以這樣含情脈脈的對看啦!セルヴィア樣是我的喔!」
「是是是。我也沒有多餘的力氣跟妳這傢伙搶啊…」
「ディーン!你那是什麼口氣!?我可是公主喔!」
「まあまあ、好了啦…」

看著能夠邊走還能邊吵架的兩人。セルヴィア苦笑。這下好了,偷偷摸摸地祈願可沒有用了呢。
『希望能夠跟她們一起走下去。』因為是光明正大的許願,所以要替我實現喔。

セルヴィア望著遠方,喃喃的默禱。然後他往前走。
就像很久以前有個人所教導他的,持續地、持續地…往前邁步。

--

再也見不到妳也沒關係

從今以後、我也想與妳共步於生命的旅程
我在遙遠的遠方、也會排除妳的難關
減少會傷害妳的東西

實現當年
我偷偷對妳許下的承諾


--

--

我不管了(啥

總之
因為越來越喜歡セルヴィア樣的趨勢下,我今天在上廁所的時候想完了這一篇。
(白字是避免你噴出來,.....反白後可不要罵我喔)(笑)

其實各個地方都沒說到5817失去哪隻手,先不管是哪隻手....我是覺得她失去的應該慣用手。
雖然我不太希望是如此XD
然後我看了圖....她拉弦的手是左手...................奇怪,這個世界的弓箭手好多都左撇子?(炸
外加我有偷偷想她跟斬鐵姬的決鬥......所以我寫的是她左手被砍斷的。

至於空白的『』.....一開始是真的想不到要填什麼進去。
但是一路很順的寫下來之後,又看回去,發現:咦~其實這時候他應該會講這個吧~
雖然有點認知了,但是我仍然不打算寫出裡面是什麼
但是
>『       』、偷偷地這麼希望的同時,他也對著フィレス說了聲:『謝謝。』
>『就離開這裡吧。』、偷偷地這麼希望的同時,他也對著沒人聽見的地方說了聲:『   』
>『希望能夠跟她們一起走下去。』因為是光明正大的許願,所以要替我實現喔。
前後都有對應到喔(笑)。

還有還有我要說.....

其實比起セルヴィア跟クリスティ,我是更喜歡親子戀的セルヴィア與5817喔(笑)
有顏色的字應該很明顯吧XDDD
好在另外兩人都是茶色系(笑逃)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忍者ブログ [PR]